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守望先鋒》訴《英雄槍戰》《槍戰前線》兩案一審勝訴

日期:2019-11-15 來源:上海浦東法院 作者:陳衛鋒 瀏覽量:
字號:

案情簡介


暴雪娛樂有限公司(下稱暴雪公司)、上海網之易網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網之易公司)訴稱,《守望先鋒》是暴雪公司開發的一款第一人稱團隊射擊游戲,已成為電子競技領域內頗具影響力的游戲。網之易公司經授權獨家擁有在中國復制、通過網絡傳播及運營該游戲的權利。


廣州四三九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四三九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手游《英雄槍戰》、頁游《槍戰前線》均為二者共同或者合作開發、制作、傳播、運營和營銷。兩原告發現,上述兩款游戲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大量抄襲、使用《守望先鋒》游戲元素,包括玩法和模式、勝負條件、人物設計與特色、游戲界面、戰斗地圖等,構成著作權侵權。


640.webp (5).jpg

▲《守望先鋒》(左側)與《英雄槍戰》(右側)單幅地圖畫面比對節選(1)


兩被告辯稱,第一人稱射擊類游戲的整體畫面不屬于類電作品。其畫面并非預先設定,而是多位玩家按照游戲規則、通過各自操作所形成,是比賽情況的客觀表現,兼具過程的隨機性、不可復制性以及結果的不確定性。


640.webp (4).jpg

▲《守望先鋒》(左側)與《英雄槍戰》(右側)單幅地圖畫面比對節選(2)


同時,在《守望先鋒》發布之前,已經有與其玩法、規則、英雄、技能等核心玩法一致的游戲上線,原告也在公開場合多次表示,該游戲是借鑒其他游戲而來,所以,《守望先鋒》并非原告獨創。被告的兩款游戲雖然在玩法和規則上借鑒了《守望先鋒》,但也進行了大量的研發創新,是技術的進步,應當給予鼓勵。


一審判決


上海浦東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結合伯爾尼公約及我國著作權法等有關規定,射擊類游戲整體畫面是否可以視為類電作品,應衡量此畫面是否由一系列有伴音或無伴音的具有獨創性的畫面組成。《守望先鋒》是主創人員付出大量勞動、團隊合作的智慧結晶,符合獨創性要求,游戲時無論是英雄的移動還是使用武器釋放技能的過程,呈現出來的都是連續的動態畫面,因而可認定為類電作品。


640.webp (3).jpg

▲《守望先鋒》(左側)與《槍戰前線》(右側)單幅地圖畫面比對節選(1)


與其他類型的網絡游戲不同,在以快節奏為特點的第一人稱視角即時射擊游戲中,玩家追求的是完美的配合,精準的打擊,高效的取勝。一旦進入游戲,英雄人物的美術形象、建筑物的外觀造型、色彩的運用等等有美學效果的外部呈現均被淡化和抽離,而地圖的行進路線、進出口位置的設計、射擊點和隱藏點的位置選擇、所選人物的技能在當局戰斗中的優勢和缺陷、自己和隊友的人物選擇搭配、對方人物的選擇搭配以及血包的擺放等游戲設計要素則被凸顯,恰恰是這些要素構成了對游戲規則的具體表達。


640.webp (2).jpg

▲《守望先鋒》(左側)與《槍戰前線》(右側)單幅地圖畫面比對節選(2)


所謂“換皮游戲”,本質就是在全面改變原游戲外部表達基礎上,保留原游戲核心資源的制作和核心資源彼此之間的串聯關系,從而最大限度地簡化最耗費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的核心游戲資源制作及功能調試階段,直接實現游戲的邏輯自洽。


最終,上海浦東法院對兩案作出一審判決


經比對,《英雄槍戰》和《槍戰前線》在上述要素方面與《守望先鋒》構成實質性相似,侵犯了《守望先鋒》游戲整體畫面享有的著作權。關于賠償責任,由于權利人損失難以計算,而被告提交的收入情況表明,《英雄槍戰》的收入已遠超原告主張的訴請標的額,因此對原告主張的300萬元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予以全額支持。《槍戰前線》已于2017年7月14日停止運營,法院綜合酌定該案賠償額為50萬元,對原告主張的律師費、公證費等47余萬元合理費用亦予以全額支持。


法官說法


本案審判長金民珍指出,近年來,將網絡游戲連續動態畫面整體作為類電作品保護,已成為學術界的主流觀點。然而,我國已有的司法實踐僅限于角色扮演類游戲。本判決首次將射擊類游戲的連續動態畫面納入類電作品進行保護,并嘗試從網絡游戲慣常的研發流程上探索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獨創性表達的范圍,對司法層面破解“換皮游戲”侵權困局進行了積極探索。


當前,網絡游戲“換皮”侵權問題多發,根本原因在于網游行業存在知識產權“侵權成本低、維權成本高”的難題,這也嚴重制約了行業創新和可持續發展。在《英雄槍戰》尚在運營,游戲收入已遠超原告訴請金額的情況下,上海浦東法院判決被告全面停止侵權并賠償300萬元,無疑將對潛在的侵權者產生強烈的震懾作用,充分展現法院依法打擊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決心、力度。


判決還對該類案件賠償數額的確定進行了有益探索。被告主張,《槍戰前線》在游戲停服前付費用戶共1946人,總付費額度為3.4萬元,停服時又為玩家退費7千余元,并沒有產生收益。但法院認為,游戲內購收入只是侵權獲利的一小部分顯性價值,不足以直接作為認定原告損失或被告侵權獲利的依據。


網絡游戲產業是新興的朝陽產業,在流量經濟的大背景下,已成為我國互聯網企業的重要盈利點。原告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及時間成本用以開發《守望先鋒》并保持其在世界范圍內的知名游戲地位。被告的侵權行為很大程度上吸引了流量關注,侵占原告潛在的商業機會,因而酌定賠償額為50萬元。(攝影:董雪皓)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亿赢配资 河南22选5 av女优麻将 教我怎样炒股 股票分析最权威的网站 利记即时指数 黑龙江6+1 金惠配资 日本女优剧奸细 stockq国际股票指数 亿泰智投 蓝球竞彩比分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 福建31选7 日本一本道电影快播 3d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