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商標

商標指示性合理使用的侵權認定

日期:2019-11-14 來源:知產力 作者:?史凡凡 瀏覽量:
字號:

史凡凡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裁判要旨


經營者在經營活動中,為向消費者展示自己提供服務和商品的真實信息,往往使用他人商標,在銷售、維修行業尤其如此。經營者基于誠信善意,在合理范圍內使用他人商標,應為法律所容忍,但超過合理限度的使用行為,則構成商標侵權,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基本案情


原告綾致時裝(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綾致公司),經商標權利人許可獲得“SELECTED”和“思萊德”服裝商品在中國境內的生產、銷售的權利及本案維權的權利。2016年4月,綾致公司與北京梵尚印象服飾有限公司簽訂《產品銷售合同》,向北京梵尚印象服飾有限公司出售包括涉案商標商品在內的男裝積存商品。隨后,北京梵尚印象服飾有限公司與被告天津泉興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簽訂合同,將涉案商標商品轉售給天津泉興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天津泉興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又將涉案商標商品轉售給被告杭州樂投商務有限公司和被告杭州泉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杭州樂投商務有限公司和被告杭州泉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與被告百利買(天津)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簽訂了關于涉案商標商品的代銷合同,涉案商標商品由天津好樂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好樂買公司)在www.okbuy.com網站上進行代售。好樂買公司在上述網站上陳列了涉案商標商品進行銷售,其在銷售的同時使用了涉案商標標識,并使用“selected品牌店(官方授權)”“正品保障”的字樣。


綾致公司發現好樂買公司的銷售行為后,以好樂買公司、百利買(天津)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杭州泉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天津泉興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授權使用涉案商標構成商標侵權為由,訴至法院,請求:1.判令四被告停止一切侵犯“SELECTED”商標、“思萊德”商標專用權的行為;2.判令四被告在http://www.okbuy.com/網站首頁顯著位置刊登聲明,為原告消除影響;3.判令四被告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以及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取證的費用、律師代理費等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260492元;4.判令四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裁判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1.對于已經銷售過的商品,原告綾致公司有無權利再主張商標權的問題。首先,商標是一種識別性標志,其主要功能就是識別商品或服務。商標權商品如經商標權所有人和被許可人的商標權主體以合法的方式首次銷售或轉讓,買受人以合理對價購得商標權的商品,商標權人就已經獲利,而這一對價不僅包括商品本身的價值,還包括了出賣人對商品宣傳費用的分攤,即存在于該商品中商標的價值;其次,買受人已經支付了對價,占有了商品,再由商標權人壟斷商標權商品的銷路,限制買受人對該商品的處分,對于平衡商標權商品買賣雙方的權利和利益來說是不公平得,也不利于促進自由競爭和市場健康發展。最后,購買者將該商品繼續進行流通,當質量沒有發生變化,就不會損害注冊商標所有人的商標權權益。因此基于公平和效率的因素,為保護正常商業流轉秩序,促進經濟發展,關于商標權人的商標權是有限制的保護,其限制就是不得違反商業的正常流轉,允許買受人繼續銷售。相對應的法律制度就是商標權用竭后不得干預商品的流通。這是商品上物權對商標權的一種限制,是商標權人對標有其商標商品的控制力的用盡。


2.關于被告好樂買公司在網站上使用涉案商標標示,使用“selected品牌店(官方授權)”“正品保障”字樣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原告商標權的問題。被告好樂買公司經營的www.okbuy.com網絡交易平臺上有眾多的商品品牌,被告好樂買公司在網站中部分信息標有涉案注冊商標標志僅為指示其所銷售商品的信息,未造成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的混淆,商標直接指向的是商標注冊人的商品,并非指向好樂買公司,商標與原告商品的對應性沒有受到影響,相關公眾也不會認為在售產品來源于好樂買公司。在此情況下,不存在消費者對于商品來源認知的混淆,也不涉及商標顯著性或知名度的降低,被告好樂買公司對涉案商標的使用是指示性使用。好樂買公司在未獲得授權的情況下,在網站上使用“SECLETED品牌店(官方授權)”的行為會使消費者誤以為被告好樂買公司獲得了商標權人或其許可的權利人的官方授權。從而利用了商標權人或其許可的權利人的商業信譽為其牟取利益,使權利人有可能失去一部分客源,給原告帶來損失,該使用行為存在不妥之處。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綾致時裝(天津)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一審判決后,綾致時裝公司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對一審判決予以維持。


案例評析


在商業活動中,經營者為了展示自己的經營內容,往往會在店鋪招牌上、網站中使用他人的商標,在銷售、維修行業這種使用他人商標的行為十分普遍。該種使用為商標的指示性使用,目的在于向消費者展示自身提供服務的內容,同時也方便消費者的搜尋查找。但這種使用行為必須在一定的限度內,才不構成對他人商標權的侵權,如超過合理的限度,則構成侵權,需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允許指示性使用主要是從顧及一般公眾了解與產品有關的真實信息的角度對商標權作出的限制。[1]美國霍爾姆斯法官曾指出,“商標權只是在于阻止他人將他的商品當成權利人的商品出售,如果商標使用時只是為了告之真相而并不是要欺騙公眾,我們看不出為何要加以禁止。”


商標指示性合理使用的構成要件:


(1)使用他人商標存在必要性。在經營活動中,如果不使用他人的商標,將導致無法向他人傳達自己經營活動的真實信息,產品或服務無法使他人辨識。


(2)使用的方式。是否在必要且合理的限度內使用他人的商標。


(3)是否引起混淆。在使用他人的商標過程中,不得暗示其與商標權人存在贊助或者認可關系。


我國《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注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根據該條規定,如他人對商標的使用構成敘述性合理使用,則不構成商標侵權。該法條僅對敘述性合理使用進行規定,而我國商標法未對商標的指示性合理使用作出規定。


相關判例


雖然我國法律并未對商標的指示性合理使用作出規定,但我國法院審判實踐中,早已有判例認定商標的指示性合理使用不構成商標侵權。案例如下:


江蘇高院審理的(2014)蘇知民終字第0142號聯想(北京)有限公司與顧某商標侵權糾紛案件中,被告顧某為電腦配件經營部的經營者,其在經營過程中在其經營場所內的店鋪門頭、店內裝飾、名片、銷售清單等處使用了“lenovo聯想”“lenovo”的標識。法院經審理認為,結合顧某的使用方式,其具有試圖使消費者認為其與聯想公司存在特許經營、加盟、專賣等特定商業關系的攀附故意,超出了商標指示性使用的合理范疇。并且,該使用方式借助了聯想公司對商標的商譽,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割裂了涉案商標與聯想公司的對應關系,妨礙其商標功能的發揮,損害其商標權益。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粵高法民三終字第239號米其林公司與寶駿公司侵害商標權一案中,該法院認為,寶駿公司系經營銷售米其林輪胎、普利司通輪胎等商品,其在經營的店鋪招牌上突出使用了“米其林”等商標,容易使得相關公眾誤以為其經米其林公司授權許可提供輪胎裝配、車輛維修等服務,侵害米其林公司商標專用權。且使用方式并非商標的描述性使用,而是直接、特定、唯一地指向米其林這一品牌,容易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認定二者存在授權許可的關系。


上述判例,均認為商標的指示性合理使用不構成商標侵權,但經營者對他人商標的使用,超出合理使用范圍的,應受到商標法調整,承擔侵權責任。


本案具體分析


商標權是通過注冊或使用而獲得的一種壟斷權,這種壟斷權是對凝結在商標之上的商譽的壟斷,而不是對商標圖形、文字本身的壟斷。[2]因而,他人只要是對商標的合理使用,就應為商標權人所容忍。


本案中,被告好樂買公司在經營的網絡平臺上銷售眾多品牌的商品,其在網站中發布、標示的部分信息中包含涉案注冊商標,但該種使用方式意在向消費者展示其銷售的商品的信息,且使用的方式合理必要,商標與其所有權人的對應關系并未受影響,消費者并未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故該使用行為屬于商標的合理性使用,不構成商標侵權。


[1]黃暉:《商標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72頁;


[2]李雨峰 刁青山:《商標指示性使用研究》,法律適用,2012年第11期。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nba数据库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录播 锘?#49;88即时比分直播 p3试机号 比分直播188比 七星彩 雪缘园意甲积分榜 威廉即时赔率 河北十一选五 nba直播新浪体育 浙江快乐彩 易网体育比分直播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 陕西11选5 wnba比分结果8月21日 球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