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牡丹之歌》被改編為《新五環之歌》,“奉曲填詞”是否侵犯改編權?

日期:2019-11-06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王棲鸞 瀏覽量:
字號: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王棲鸞


《牡丹之歌》是1980年由喬羽作詞、唐訶和呂遠作曲、蔣大為演唱的歌曲,是電影《紅牡丹》的主題插曲,經過近40年的傳唱已成為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原告北京眾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眾得公司)經喬羽授權依法獨占享有《牡丹之歌》詞作品以及音樂作品著作權之共有權利的著作財產權,并有權依法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2018年4月,眾得公司發現被告貝殼找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貝殼公司)、岳龍剛(即岳云鵬,《新五環之歌》表演者)未經許可,擅自將歌曲《牡丹之歌》中的歌詞改編后使用在貝殼公司北京、上海兩地版本的廣告《新五環之歌》中,并使用該廣告開展商務推廣活動,認為上述行為共同侵犯了眾得公司對《牡丹之歌》享有的改編權,因此將貝殼公司和岳云鵬訴至法院。


法院經審理認為,喬羽與唐訶、呂遠主觀上均知曉為電影《紅牡丹》創作歌曲,客觀上也各自進行了創作行為,創作出詞和曲譜部分形成了《牡丹之歌》,因此,《牡丹之歌》符合合作作品的構成要件,構成合作作品。《牡丹之歌》其中的詞和曲譜部分又可以分別作為文字作品和音樂作品(即能夠演奏的不帶詞的作品)單獨使用,故《牡丹之歌》為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


同時,眾得公司依據喬羽出具的《授權書》,依法取得了《牡丹之歌》詞作品改編權的專有使用權,以及《牡丹之歌》共有權利中改編權的專有使用權,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對侵犯詞作品改編權的行為單獨提起訴訟,亦有權與曲作者或經曲作者依法授權的主體作為共同原告,對侵犯《牡丹之歌》整體改編權的行為提起訴訟。


此外,涉案廣告中的“啊五環”“啊三環,你比五環少兩環”以及“啊外環”“啊中環,你比外環少一環”四句內容較之《牡丹之歌》中“啊牡丹,百花叢中最鮮艷”一句,除僅有“啊”字這一不具有獨創性的語氣助詞外,歌詞部分既不相同也不相似,未使用歌詞部分具有獨創性的基本表達,表達的思想感情與主題亦完全不同,故未侵犯眾得公司就歌詞部分享有的改編權。雖然被訴廣告《新五環之歌》中的相應詞句與《牡丹之歌》相應唱詞的曲譜相同,但上述使用方式是涉及《牡丹之歌》曲作品和歌曲整體改編權問題。而眾得公司僅從詞作者處獲得相應授權,未獲得曲作者的相應授權,無法以自己的名義單獨主張曲作品及歌曲整體的相關權利。因此,法院最終判定駁回眾得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后,雙方均未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本案的焦點有兩個方面:一是《牡丹之歌》是否屬于合作作品;二是如果《牡丹之歌》屬于合作作品,針對被控歌曲僅使用了《牡丹之歌》歌曲的曲譜、而未使用歌詞的情況,我們姑且稱之為“奉曲填詞”行為,那么“奉曲填詞”行為是否侵犯改編權?如果構成侵犯改編權,則侵犯了誰的改編權?筆者想針對以上兩個方面進行分析和探討。


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三項規定,音樂作品是指歌曲、交響樂等能夠演唱或演奏的帶詞或不帶詞的作品。著作權法第十三條規定,“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沒有參加創作的人,不能成為合作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


根據上述法律規定,合作作品是指兩個以上的作者經過共同創作所形成的作品。要構成合作作品,通常認為應包括兩個條件:一是合作作者具有共同的創作愿望;二是合作作者具有創作行為,對作品完成作出了實質性貢獻。本案中,《牡丹之歌》詞作者是喬羽,曲作者是唐訶、呂遠。可以確認喬羽與唐訶主觀上均知曉為電影《紅牡丹》創作歌曲,各自創作均是為了形成一首完整的歌曲,客觀上也各自進行了創作行為,創作出詞和曲譜部分形成了《牡丹之歌》,因此,《牡丹之歌》符合合作作品的構成要件,構成合作作品。


根據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合作作品分為可以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和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經上文分析,已經確認《牡丹之歌》整體是合作作品,即能夠演唱或演奏的帶詞的作品;其中的詞和曲譜部分又可以分別作為文字作品和音樂作品(即能夠演奏的不帶詞的作品)單獨使用,故《牡丹之歌》為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詞曲作者在共同享有該歌曲權利的同時,詞作者對其創作的詞部分、曲作者對其創作的曲部分各自單獨享有權利。


改編權是改變作品,創作出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的權利。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改編,是指在保留原作作品基本表達的情況下、通過改變原作品而形成新作品,因此,被控侵權作品是否構成侵犯原作品改編權的重要基礎是使用了原作品的基本內容,而且所使用的作品的基本內容必須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具有獨創性的表達。


對于音樂作品來說,判斷是否侵犯改編權還需要考慮音樂作品這一作品形式的特殊性。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音樂作品,包括帶詞的作品和不帶詞的作品。對帶詞的音樂作品來說,又包括帶詞的音樂作品(即歌曲整體)、詞作品以及不帶詞的音樂作品(即僅指曲譜)三種作品,且這三種作品的著作權權利人也有所不同。帶詞的音樂作品(歌曲整體)的著作權由詞曲作者共同享有,詞作品的著作權由詞作者單獨享有,不帶詞的音樂作品(即曲譜)的著作權由曲作者單獨享有。因此,在判斷侵犯音樂作品改編權時,需要結合被控侵權作品的使用形式,具體分析使用了三種作品中何種作品的獨創性表達,從而判斷被侵權的客體。


簡單來說,當被控歌曲僅使用了原告歌曲的曲譜、而未使用歌詞的情況下,對于歌詞部分,由于未使用歌詞的獨創性表達,所以不構成對詞作品改編權的侵犯;對于曲譜部分,由于被控歌曲的曲譜與原告歌曲曲譜相同,也就是使用了曲譜部分的獨創性表達,如果被控歌曲曲譜在使用原曲譜的基礎上,沒有創作出新的具有獨創性內容,則可能構成對原曲譜復制權或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如果創作出新的作品,可能構成對原曲譜改編權的侵犯;對于詞曲共同組成的歌曲整體,由于曲譜是歌曲整體獨創性表達的一部分,在被控歌曲使用了歌曲整體中的曲的部分的情況下,參考上述對曲譜部分的論述,也可能構成對歌曲整體改編權的侵犯。


綜上,在“奉曲填詞”情況下,可能涉及侵犯曲譜和歌曲整體改編權的問題,而未侵犯詞作品的改編權。由此,對于侵權行為,可以由曲作者單獨就被告使用曲譜的行為主張權利,或者詞曲作者共同就被告使用歌曲整體的行為主張權利。值得一提的是,本案原告的訴訟請求被駁回,主要基于原告的權利基礎無法支持其主張,而非被控歌曲完全不存在侵權可能性。也就是說,假如相關權利人未獲得曲作者的相應授權,就無法單獨主張曲譜部分的權利,亦無法作為詞曲作者共同的繼受權利人主張歌曲整體的權利。與此同時,若適當的權利人共同提起訴訟,被控歌曲將面臨侵權風險。

香港麻将最大番数 炒股配资 分分彩 体彩 天猫配资 浙江快乐12 嘉宝集团股吧 球探 重庆快乐十分 德宏信托 华讯配资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切换 福建快3 喜乐彩 力创配资 有坂深雪2019 资料简介 福建31选7